首页 > 齐乐娱乐 > 惑国毒妃 > 惑国毒妃目录 个人书架  投票推荐  下载电子书  加入书签  本书首页  收藏到QQ书签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正文 天书番外 折子戏

作者:青青的悠然    搜这本小说最快的更新

    榴火三千里,

    曾照故人去。

    亭外古道花满地,

    风起时,已入戏。

    乐哉新相知,

    悲来生别离。

    从来堪不破“情”一字

    问世间,几人痴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层戏台上,水袖飞舞,粉彩胭脂化作水墨舞,花旦青衣咿咿呀呀的悠悠调子,或者婉转曳丽,或者哀怨悲泣,唱遍人间悲欢喜怒。

    台上戏,台下痴。

    皆是热热闹闹。

    一道窈窕沉静的身影立在偏僻的一处阁上,静静地看着那台上台下的热闹,寒风轻掠起她的锦袖乌发,安静到寂寥。

    “姑姑,您怎么在这里,陛下方才在寻你。”一道略显尖利女气的少年焦灼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女子闻言,微微侧脸露出半张温润静美的侧脸来,丹凤眼角微挑,颇有几分威仪,她淡淡:“小书,我教过你无论何时,在宫中都不得大声喧哗,说话匀慢温和,行路如风拂水。”

    那小宦官闻言,秀白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尴尬,随后立刻放慢了脚步,恭恭敬敬地上前,温声细气地道:“尚宫大人,陛下有事寻您,请您速速与卑下同去罢了。”

    静萍方才微微颔首,转身跟着那小宦官同去。

    小书抬起头偷偷瞥了眼静萍端静的面容,有些好奇地问:“姑姑,您为何总是到这听云阁来看戏,这里虽然看得全些,但到底偏了。”

    连花旦的脸都看不清楚呢。

    像姑姑身居高位女官,摄六局事,早年伺候陛下过来,在陛下面前极得脸,不输给宁东将军的人,在御驾台边都是有自己位置的。

    静萍淡淡地道:“看戏,未必要到近处,远观远听,远了那些热闹,也别有趣意。”

    小宦官正是年少好玩的时候,摇摇头:“这有什么好看的,观戏还是要近了才能显出那戏班子里角儿嗓子的好坏来。”

    呵,姑姑,怕是宫里好戏看多了,才不稀罕这热闹,只是这观戏还是要近了才能品出角儿嗓子的好坏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静萍脚步微微一顿,耳畔似响起另外一道清雅柔和的少年的笑声来。

    一瞬间,她有些恍惚,似有些遗忘的、久远的记忆悄悄浮现。

    “姑姑,怎么了?”小宦官见身边的人停住了脚步,不禁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毕竟陛下还在等着呢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静萍沉默了一会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小书看见她的脸色带着一点寒意,愈发显得神色间淡冷,他也不敢再多问,便轻声道:“姑姑,咱们还是快些罢,看陛下的样子当是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天边忽卷落一阵寒风,吹得人身凉,静萍抬起眸子,看向天空,便见一点点飞落的白点。

    片片似花瓣落英从天而落。

    她轻轻地叹了一声,神情有些惆怅:“又是一年冬至了。”

    时光得真快,大元开国已是第五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静萍匆匆赶到太和宫时,便发现宫里内外一片灯火通明,人人神色紧张,哪里有过冬至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注意到太医署的人几乎全部都到了太和宫,正依次进暖阁里等候召见。

    她不由心中微紧,加快步伐一边让人通报一边径自进了宫中。

    一个大太监匆匆出来,一见她,便道:“哎哟,我的尚宫大人,怎么这个时候才来,快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竟不顾礼仪一把将静萍拖进了内殿。

    “小颜子,这是出了什么事。”静萍见状,心中一紧,如无大事,小颜子不会这般不顾大总管的身份做出失态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小颜子脸色凝重到阴沉:“出大事了,今日早些时候,日殿下就不舒服,但并无大碍的样子,但晚上看戏的时候,日殿下玩着玩着忽然倒了下去,发起高热来,月殿下在一边抱着不肯放手,等到太医来的时候,还在诊断,月殿下也跟着倒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小颜子顿了顿,声音低沉:“太医怀疑,是出天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天花!”静萍心头一紧,如遭雷击,神色也跟着沉了下去:“太女殿下也……。”

    竟然是天花!!!

    这恐怖的疫症不知夺走过多少人的性命,不论平民百姓或者达官贵人,不分贵贱,都不会被阎王爷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待静萍匆匆到了内殿门口,便看见内殿里的宫人和太医们人人脸上都戴着口罩,穿罩衣、戴手套。

    这是女皇陛下的坚持,陛下似乎对这护理一道极为讲究,也因此在行军打仗中降低了一半以上士兵的伤亡。

    香炉里熏艾的味道和烈酒的味道混合成古怪的味道飘散了一屋子。

    她和小颜子也匆匆地换了一身防护的衣衫,方才进门。

    殿内唯一没有防护措施便是坐在床边的女皇陛下,与甚少出神殿的白发白袍一身清冷如天上雪的国师。

    静萍不由一惊:“陛下!”

    她在前朝时就是伺候前朝皇后的女官,自然知道那时还是摄国公主的国师出过天花,因此不担忧,但是陛下……

    “我少年时也出过天花,师父治好了我。”秋叶白揉了揉眉心,疲倦地靠在身后之人身上。

    百里初泽容色依旧是那种令人不敢逼视的惊艳绝伦,只是原先那些靡丽的黑暗冷诡淡了许多,这些年倒是愈发清冷淡漠,颇有出家人的出

    12.16潇湘粉丝大狂欢,约大神,抢豪礼!

    淡漠,颇有出家人的出尘绝俗之气。

    便是此刻,一双小儿女都躺在床上烧得脸儿通红,很有可能得了恶症天花,他的容色依旧是淡漠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静萍见过这位殿下与自家陛下相处时的那些偏执与疯狂……大约也不信他会是两个孩子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陛下,既然您的师父治好过您,可还记得方法?”静萍看着床上自己一手照顾大的一对小儿女,止不住地心疼和担忧。

    秋叶白已经尽力做一个母亲,但她毕竟是一国之帝,虽有国师一同帮着处理国事,但大元立国五年,尚未稳妥,还有不少反对女皇和女子为官之音。

    太多太多的政务和责任占据了她的时间,只能每日见一见自己的小儿女,闲暇时才得空亲自教养一会。

    大部分时间都是她这个尚宫和周宇周国公在看着两个孩子,或者说……看着日殿下。

    月殿下早早就能体谅父母的苦处,除了自己努力完成所有的太女功课,还一直以长姐的身份在悉心看护和教养弟弟。

    宫里人大多更喜欢生得玉雪可爱又聪明又伶俐的日殿下,但那少年早熟的小小少女一直让静萍多一份怜惜。

    如今看着她躺在床上还死死抱着弟弟的小胳膊,皱着小眉头一副操心的样子,她就心疼极了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出天花也不过与月儿、日儿同龄,烧得昏昏沉沉,实在不记得到底用了什么药。”秋叶白看着自己的小儿女,心中实在难受又愧疚,却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交代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。”静萍和小颜子心中都是一凉。

    “我只隐约记得当时我和师父都在蜀中唐门探访故友,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云姨。”秋叶白继续揉眉心,努力回忆。

    “就是小池圣女的母亲,蛊毒同源,她也是唐门家主座上宾。”她继续在所有人期盼的眼神里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似乎治好我的天花,主要还是靠了云姨,但具体的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!”她忍不住狠狠地一捶床柱。

    “不要伤了自己。”百里初泽一把捏住她的手腕,不容拒绝地将她的手包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即刻派人去苗疆寻找九翠公主,她已经是苗疆圣女,想来多少能有法子!”百里初泽不是不心疼孩子。

    秋叶白靠在他怀里,脸色苍白的颔首。

    “殿下们的病,现在到底什么情况,能坚持多久。”百里初泽冷冷地看向跪了一地的太医。

    太医们你看我一眼,我看你一眼,低低议论起来,医正方才硬着头皮道:“一个月,臣等一定竭力而为!”

    “苗疆快马加鞭到京城要两个月,你们……。”百里初神色一寒,几乎吓得那些太医们跌倒。

    “不要太为难他们,我们用我们自己的方法尽力让孩子们挺过第二个月!”秋叶白反手握住他的手,低声道。

    她不是草芥人命的帝王,自然知道即使后世也有医者不能之事。

    让天花病人撑过一个月,在这个时代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陛下万岁,谢陛下饶命!”太医们纷纷磕头。

    空气里一片压抑的气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静萍从宫里出来的时候,端丽的容色一片阴沉,散发出的寒气让一边的小宫女和内监们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传陛下口谕,即刻开辟霜花院为病人集中护理地,从御医院调集所有的艾草、烈酒熏染各宫,各宫之间固定通传消息之人外,皆不允许踏出宫门一步,全宫戒严,御医院会派出御医领人定时定点巡查问诊,若有人不适隐瞒不报者……。”

    尚宫大人目光冷沉地扫过跪了一地的宫人,唇间吐出一个字:“斩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静萍抬头看着飞雪的阴沉天空,轻叹了一声——

    这个冬日,真冷啊。

    ……*……*……*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的天花来得又凶又快,不光是宫城内,就是上京里也开始飘荡着艾草、烈酒和燃烧尸体的诡异味道。

    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,无不是行色匆匆,所有人的心都进入了寒冬。

    坏消息是每日死人、患病的数字在不断地增长,上京已经封了城。

    好消息是上京的人心惶惶并不影响京城之外的地方,女皇陛下依旧照常处理政事,并且明确通传天下,她和国师都得过天花,是免疫之体,不必担忧,所以暗地里那些蠢蠢欲动的心思就歇了下去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好消息——苗疆圣女九翠虽然闭关不得出,到了炼蛊的要紧关头,一旦她稍有不慎便是玉石俱焚的下场。

    但是她明确地表示她确实有可以治疗天花的秘法,已经派了人授与南地医官局的医官长,医官长没有走陆路,走了海路,一路顺风顺水,换乘快马车一个月零十天便赶到了上京。

    今日正是医官长到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尚宫大人,南地医官局的医官长已经进宫了,现在过了玄武门,已经往承天门去了。”一名小宫女恭恭敬敬地上前对着静萍道。

    “姑姑,咱们走吧?”小书举着伞为静萍挡去漫天飞雪,将手炉递过去。

    静萍接了手炉,看了他一眼:“你站得离我近点,不要被雪弄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小书笑眯眯地凑过去,扶着静萍的胳膊:“大人,那就让小书扶着你罢?”

    因着医官已经到达,静

    12.16潇湘粉丝大狂欢,约大神,抢豪礼!

    经到达,静萍的心情也好了些,看着小书的样子便露出了一点笑:“轻浮。”

    小书也只当没有听见,扶着静萍前行,其余宫女和太监们都撑着伞跟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尚宫局离承天门极近,所以静萍一行人到了承天门的时候,那南地的医官长尚且未到。

    “无念大人很快就要到了,尚宫大人稍等。”早已侯在承天门处的禁军对着静萍恭谨地抱拳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静萍淡淡地点头,对着身边的小书道:“让你们准备的狐毛披风、暖炉、热水、粥水准备好了额?”

    小书笑盈盈地道:“姑姑放心,狐毛披风这会子还是热的,暖炉更不要说,洗漱热水都暖和得很,粥水也是入口即化,务必保证医官们到陛下面前的时候都精气神足足的。”

    医官一路赶来,必定极为劳累,但是如今并没有时间容他们洗漱,一切都必须在从承天门到太和宫的这段距离一路走一路处理完毕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静萍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小书瞅着远远地来了一架马车,有些八卦地嘀咕:“这位医官长大人的名字也真是有趣,竟然有人姓无么,无念、无念不像个名字,倒似个法号。”

    静萍看着马车渐近了,便领着人端庄地迎上去,同时淡淡地道:“听说这位医官长半道出家学医,但却技艺上佳,融汇苗医与我中医,一手银针救人无数,不收诊金,只拿俸禄,倒也算是个活菩萨,还有苗民给他建了生祠,道是华佗转世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马车已经在她的面前停下,驾车的御林军跳下马车,对着静萍一拱手:“尚宫大人,事情紧急,我们先将无念大人送到了,其他南地医官还在后头。”

    静萍矜淡地点头,对着马车上的人道:“请无念医官下车,妾为尚宫局尚宫,尚宫局已经准备下一切医官大人需要之物。”

    马车帘子一掀开,跳下来一个约莫八九岁的童子,随后那童子掀起帘子,扒拉出来一个药箱。

    驾车的御林军立刻上前伸手将坐在车里的人扶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无念大人低着头,下车动作有些慢,但是却极为优雅,行动之间颇有行云流水的风雅,虽然一身医官袍因长途跋涉看着有些皱,却依旧不影响他通身的斯文气度。

    尚宫局的诸位宫女们都在看见医官大人俊秀的容颜时,忍不微微红了脸。

    这位医官大人虽已经过了韶华,但时光却似只让他看起来越发气度从容。

    只可惜……那蒙着黑纱的眼,足以说明这位大人是个——瞎子。

    白璧微瑕,多了让人叹息之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暗自欣赏医官大人的俊雅与气度,感叹他的不幸,唯独小书注意到了自己扶着人竟浑身僵硬,僵硬之后,竟然开始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他担忧地悄然望去,却见静萍的脸色一片惨白,如受了极大的冲击,几乎站不住。

    小书悄悄地扶住静萍,让她靠在自己身上,同时担忧地低声道:“姑姑,姑姑……尚宫大人!”

    但一向沉稳、静雅、威仪的尚宫大人竟这般失态。

    连几个御林军都发现她的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尚宫大人?”一名御林军有些狐疑地看着静萍。

    静萍身形晃了晃,反手死死握住小书的手,闭了闭眼,才低声道:“无事,只是想起宫内陛下要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见过尚宫大人。”无念扶着那小童子的手对着静萍微微欠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……。”静萍看了他片刻,随后移开目光,扶着小书转身:“来人,伺候无念大人一路洗漱,仔细不要让大人受凉和……摔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宫娥和太监们一拥而上,训练有素地扶着无念向宫内而去,一路上伺候他简单洗,即使一路地滑,无念又看不见,但是竟是一步都不曾出错,行进的速度也有如常人。

    静萍却一路走着,都觉得每一步都那么艰难。

    无念喝过粥,洗漱完毕的时候,也快走到了太和宫。

    他忽然轻声道:“尚宫大人真是让人敬佩,将宫里的人都调理得这般能干利落。

    静萍僵了僵,没说话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尴尬,宫娥和小太监们都有点面面相觑,一向最讲究礼仪的尚宫大人今日是怎么了?

    无念却似并不以为意,只是笑了笑,沉默着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到了太极殿,静萍忽然停下了脚步,声音有些僵木地吩咐:“小书,将无念大人请入太和宫。”

    小书有些惊讶,姑姑竟然不进去了?

    她一向极为担忧太女殿下和日殿下,恨不得日日陪伴在两个孩子身边,这会子竟然不进去?

    但是他很有分寸地没有问,径自扶着无念向殿内去:“无念大人请。”

    无念也不多言,只朝着静萍微微颔首,便领着那小童子向内殿而去。

    快进内殿的时候,无念忽然微微侧脸问扶着自己的小书:“方才尚宫大人唤你小书,不知小公公是哪个小书?”

    小书几乎以为他是能看见的,只是觉得这个人真是奇怪,便道:“咱家姓唐,乳名唤作唐小输,姑姑说这个名字不吉利,便替我改名书香世家的书。”

    无念闻言,若有所思一般笑了笑:“姑姑改的么……是个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小书见他这般说话,语气清淡,却跟着他叫尚宫大人做姑姑,不禁暗自翻了个白眼——

    12.16潇湘粉丝大狂欢,约大神,抢豪礼!

    个白眼——姑姑也是你叫得的,真是太自来熟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静萍静静地站在太和宫的门廊上,望着漫天飞雪,神色渐渐愈发复杂,她几乎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心情。

    只是平静的心湖早已惊涛骇浪,痛、怒、怅然、悲伤甚至……欢喜?

    太多的情绪混杂在一起,几乎让她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以为自己早已忘怀了过往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再一次面对那个人的时候,她还会失态若此。

    她闭了闭眼,露出个自嘲的笑来。

    无念,无念,什么无念,过了这么多年,她还是能一眼认出,那人分明就是前朝望族襄樊楚家的嫡出大公子楚云飞,后来被前朝帝王满门抄斩,沦落风尘之地,名耀上京的绿竹楼——天书公子。

    曾经是她手下的首席得意弟子。

    更是后来背叛四少,和毁了她的人!

    为什么呢?

    为什么还要再次出现!

    唤醒那些……过往。

    静萍紧紧地握住自己面前的栏杆,微微睁开的丹凤眼底一片森寒,却有一点水珠从她眼底落入雪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内殿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无念恭敬地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秋叶白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复杂,随后又恢复了正常:“可知道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无念平静地道:“罪臣明白。”

    秋叶白转过身,负手而立,淡淡地道:“朕只想听到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无念恭敬地叩首:“罪臣领旨。”

    随后起身向躺着的一对小人儿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间流转着一丝诡谲的气氛,皆看在一边的白衣人眼底。

    他美丽的银眸里寒光微现,随后起身,无声无息地站到了秋叶白的身后,似宣誓所有权。

    秋叶白此刻却无心计较,只握住了他递来的手。

    “月儿和日儿都会没事的。”他轻声在她耳边。

    秋叶白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闭上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渐渐地流逝,天很快就黑了。

    静萍也不知自己在殿外站了几个时辰,宫人们劝了她几次进去,她却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她在等着,等着消息……

    却不愿意进入有那人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寒冷的风,却让她渐渐地平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毕竟,她早已过了不能控制情绪的年龄。

    “姑姑仔细冻着。”随着少年宦官温柔恭敬的声音响起,一件镶狐毛的披风披上她的肩头。

    静萍微微侧脸看了眼少年纯洁细白的脸,眼底神色微深,忽问:“小书,你今年在我身边几年了?”

    今朝陛下出身江湖,一直不喜前朝宦官阉人身体的制度,何况女帝当政,后宫里不需要什么宦官,从立国那日起便立下了大元永无宦官的祖制。

    这些宫里伺候的人,都是前朝留下来,无处可去的最后一批宦官。

    小书便是最小的那批宦官之一。

    “从新朝起,小书就伺候姑姑也五年了,今年已经满十五了。”小书笑眯眯地道。

    静萍一顿:“十五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十五了,当年那人初见时也是十五罢?

    小书关心地看着她:“姑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静萍看着小书单纯的眸子,轻声道:“没什么,只是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情罢了。”

    小书迟疑了片刻:“若是不开心的事情,姑姑便不要记得罢?”

    静萍看着他,许久,才轻声低喃:“不开心的事,便不要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能忘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年隔世,她仿佛还能听见时光深处还有伶人在唱那一折《谢娘》——

    谢娘写一春鱼雁无消息,

    谢娘写半塘荷风穿廊去。

    谢娘写明月夜梧桐雨燕楼西,

    谢娘写霜雪白头是归期?

    梨园花落迟,

    曲中尽相思。

    唱罢戏马台初相遇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年孽缘初见,绿竹楼里名伶婉转吟唱,有青葱秀美的十五少年,恭恭敬敬地送上一杯茶,恭恭敬敬地在她面前叩首长拜——

    “天书,拜见姑姑,日后愿承教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*……*……*……

    “最近好事一桩接一桩,日殿下和月殿下的病情都大有起色,眼见着就要大好了,宫里除了护理处,其他地方都解了禁,大伙的心情都活泛多了。”小书笑盈盈地捧着热茶递给静萍。

    静萍接了热茶,垂下眸子轻品了一口:“嗯,宫外的情形也大好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那位无念医官大人真是很有本事。”小书有些兴奋地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小公公谬赞。”一道优雅温润的男音响起。

    小书抬眼一看,又高兴地道:“无念大人。”

    无念提着医药箱慢慢地跨过门槛进来,朝着小书微微颔首,又向静萍微微一笑:“尚宫大人。”

    小书立刻起来帮他提药箱,一脸敬佩:“大人好生厉害,若不是您眼睛上缠着黑纱,小书还以为您真的能看见呢。”

    无念只是动作稍慢,但是举手投足风雅之余,都与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“小书,去添些炭火。”静萍淡淡地吩咐。

    小书这才察觉自己说错话,盲人面前说盲字本就不礼貌。

    无念慢慢地走过来,弯下腰

    12.16潇湘粉丝大狂欢,约大神,抢豪礼!

    来,弯下腰轻摸了摸面前的桌子,方才坐下:“不要怪小书,他是无心的。”

    静萍冷眼看着他缓慢的动作——即使他尽力如常人,却还是能看出他做到今日这般地步,付出了不少努力、

    “尚宫大人似乎不太爱说话。”无念坐下后笑了笑。

    静萍咬了咬唇,别开脸,压低了声音:“大人过虑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面对他,不想看见他,每一次,面对他的时候,她的心绪便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说不上是恨了,也说过不恨了,时光过去那么久。

    但却依然不能释怀。

    更不想被他认出来,所以不想说话——到目前为止,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过她的名讳。

    无念轻叹了一声:“念某虽然眼盲,心不盲,尚宫大人虽不喜在下多叨扰,但今日我是与尚宫大人商议京城疫病之事,只怕还是要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出修白的手去摸桌上的茶水。

    却不想,一下子摸到了刚刚烧开的银壶。

    静萍一惊,抬手便拍开他的手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却不想她原本就心绪不宁,这般用力便过大了些,竟一下子将那银壶子整个都打翻。

    滚烫的热水瞬间泼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瞬间站了起来,就要拖开无念,却不想有人比她动作更快。

    无念准确地伸出手,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大力一拽,竟将她整个人拖向另外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两人一下子跌在一处,还滚了几滚。

    “尚宫大人,你没有伤着罢?”无念的声音在她耳边低低地响起,幽幽淡淡,却带着关怀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轻拂过她的脸颊,莫名地带来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战栗。

    与彼此交叠的身体,唤醒了静萍许久之前的那些记忆——那赤裸交织的躯体,滴落的汗水和眼泪,无尽的颤抖……混杂着屈辱的快感。

    她僵如木石,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“尚宫大人?”无念却似没有发现身下人的异常,伸手在她身上摸索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干什么!!!”静萍终于反应了过来,尖利着嗓音,颤抖着狠狠地一把推开身上的人。

    无念一下子跌撞在桌子边,额头磕上小桌,即刻就见了红。

    “无念大人!”进来送炭的小书和宫娥瞬间惊叫了起来,冲过去各自扶起无念和静萍。

    “我无事。”无念苦笑,随后转头似在判断静萍所在的方向,歉声道:“卑职只是医者习惯,担心尚宫大人被烫伤,一时间忘了尚宫大人不是卑职的病人。”

    医者父母心,病人不分性别。

    何况他……看不见。

    静萍这才松了一口气,心情有些复杂,她沉默了片刻才道:“是我小题大做了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吩咐小书:“去,带大人去处置伤处,将我房间里的人参给大人送去。”

    无念起了身,只捂着额上的伤,淡淡一笑:“不必了,人参活血,吊命,卑职并未命悬一线,小伤用了这大补,只怕出血更多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慢慢地向门外而去,一边的小宫娥紧张地扶着他,只怕他有个闪失。

    静萍看着他伸手摸摸索地慢慢前行,动作虽然依旧很优雅从容,只是那染了血色的单薄的背影却莫名地显出一种苍凉与萧索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无念医官没有瞎的话,不知该是何等的风华?”小书有些羡慕,又有些感慨地道。

    “面如西岭雪,眸如天上星,玉资天成,妙笔落书,尽写天下风流……。”静萍垂下眸,脑海里浮过多年前的那些门庭若市,那个人所得的赞誉。

    她一手教出来的谦谦公子,如玉君子……一刀刺她最深的得意弟子。

    ……*……*……*……

    日子,一天一天的过去,落雪的日子渐渐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宫里完全恢复了正常,上京也慢慢地恢复了生气。

    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迟来的新年。

    正因为遭此大劫,所以民众需要一些喜气来冲散那些沉郁,所以愈发显得热闹。

    宫里更是准备庆宴,庆祝两位小殿下平安好起来,虽然秋叶白吩咐了不得大操大办。

    但劫后余生,所有人都想着法儿能做得喜庆点,改善心情,又搭起了九层戏台,只愿除夕守岁能热热闹闹。

    “尚宫大人,这般热闹,是在搭戏台子么?”素蓝色的修长人影静静地站在阁楼边,微微抬起头看向前方,若不是他眼上蒙着纱布。

    她几乎以为他真的能看见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淡淡地颔首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过去,她虽然还不能做到在那人面前神色如常,但是语气维持正常却并不难。

    那人总要回南疆的,待他离开,便永不再相见。

    她会忘却一切,回复正常的她——人人尊敬的尚宫大人。

    无念忽然轻声道:“少年时,下官也极喜欢看戏,看那台上的戏子唱得婉转动听,打得热热闹闹便是好的,后来遭遇大变,我遇见了一个人……。”

    静萍心中一跳,却不由自主地力持平静地问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的师父。”无念微微一笑,仿佛透过眼前的黑纱看向戏台,也看见极为遥远的过往。

    “她说,观戏,唱念坐打皆是外物,要能观那戏里人悲欢离合,谁能让你跟着或悲或喜,才是好戏、好人。”无念微微一笑:“下官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12.16潇湘粉丝大狂欢,约大神,抢豪礼!

    深以为然。”

    静萍却不再说话,只沉默地看着不远处的戏台,冷冷淡淡地道:“戏不戏,人不人,鬼不鬼,师不师,徒不徒,前朝的那些事情皆是过眼云烟,无念大人也不似尊师重道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尚宫大人与我说得最长的话了罢。”无念轻叹,侧脸向她:“不过您怎么知道下官不尊师重道?”

    静萍瞬间哑然,随后冷冷地看着他,却轻嗤一声,不愿再多言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却被人拉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无念医官,你作甚?”静萍怒道,但是她记得上次的误会,她不想第二次失态,并无太大的动作。

    无念捏住她的手腕,静静地‘看’着她,好一会在她几乎要拂袖而去的时候,忽然叹了一声:“尚宫大人,你似也感染了时役——天花。”

    静萍瞬间一惊,脸色微微白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不远处抱着披风过来的小书瞬间惊叫了起来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无念微微颦眉,转身吩咐:“都不要过来,我就带着尚宫大人留在这殿里,你们将我们需要的东西送来就是了,我会照顾好她的。”

    静萍很想反对,心中更恼怒,但是她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——她身为尚宫自然知道他的安排是最合理的。

    宫里的疫症好容易才渐渐压了下去,如今若是又起来,又临近年关,只怕不但扫了所有人的兴致,也会带来潜在的危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沉默着接受了这个安排。

    在女皇陛下自过问下,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当,只是自愿进来照顾她的人,除了小书便是无念,小书幼年也得过天花。

    其余宫娥,她并不想连累她们,那些刚刚好起来的宫人,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,又怎么顾得上她。

    但这就有个很尴尬的情形——

    “小书,不要过来!”烧得头昏脑涨的尚宫大人一身快被汗水湿透了,四肢无力躺在床上却不肯让小书伺候她更衣沐浴。

    小书着急得不行,他一个小太监,忌讳什么?

    前朝妃子的身子,他多看过,但是偏偏姑姑不知道有什么禁忌,除了宫女从不让人近身伺候沐浴。

    无念端着药过来,将手里的药物递给小书:“你拿去热热和准备热水,我来劝。”

    小书一惊,他这个太监都不能就近伺候,何况无念这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但是他一看见无念平静的面容和他眼睛上的黑布,小书瞬间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医者父母心,何况大夫是个瞎子,能看见什么?

    待无念靠近床边,静萍却越发僵木,咬牙怒道:“滚!”

    她更不会允许他碰她!

    “尚宫大人,医者父母心,您也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女,我又是个瞎子,您在忌讳什么?”无念的声音冷了下去,甚至带着严厉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想以后再也见不到日月二位殿下?”

    说别的,也许静萍无所谓,唯独那两个孩子是她的心头肉,她一生无儿女……放不下自己照管长大的两个宝贝疙瘩。

    她闭了闭眼,咬牙道:“去叫小书过来!”

    “小书只有十五岁,他比你还矮了一个头,抱得动你么?”无念并不不客气。

    静萍僵了僵,许久之后,才缓缓吐出一口气,冷冷地道:“我自己来,你等着!”

    她艰难地一点点去解自己的衣衫,无念没有动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即使他眼睛上蒙着黑纱,她却觉得自己在他眼底一丝隐藏都无。

    那种难堪和窘迫让她几乎没法子支撑自己起来换下衣衫,她才站起来,便眼前一花,晕乎乎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昏迷过去前,她只听见头上传来一声轻叹,随后,她就感觉自己被人一点点剥光,虽然烧了地龙,但凉冷的空气还是让她浑身微颤。

    但是随后,她就被人打横抱了起来,并且那人似怕她着凉,紧紧地抱着她,慢慢地走着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幽幽低笑:“姑姑的身子一如多年前那般纤细美好,保养得宜。”

    他慢慢低下头,在她唇上轻吮。

    静萍热血一冲脑门,彻底地——晕了。

    再醒来的时候,便感觉一股热乎乎的气直逼脸上,有什么东西在她身上游走。

    她勉强睁开眼,只看见一双秀白的手在她一丝不挂的娇躯上游移,她勉励地抬起眼,却因着自己浸泡在药水里,蒸汽朦胧,看不清眼前的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干……什么……走开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为姑姑推拿。”无念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静萍咬牙:“滚开,本尚宫不需要……!”

    他那些动作,那些令人羞耻的动作,简直是在挑逗,哪里像在推拿。

    她不蠢!

    “姑姑……。”他轻叹了一声,垂下脸,似在看她,又似不在看她:“静萍,你还要瞒着我么,我兴许比你还熟悉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肤。”

    静萍瞬间脸上血色尽失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淡然含笑的面容,她瞬间记起当年所有的记忆——他就是这么微笑着夺走了她所有的骄傲和自尊,夺走她的身体与贞洁还不够,偏要逼她认清楚她也是会随着他的手段,在他身下一次次兴奋与哭泣——用的还是她教他的手段。

    静萍近乎崩溃地蜷缩起了身子,潸然泪下:“楚云飞,天书公子,你还要

    12.16潇湘粉丝大狂欢,约大神,抢豪礼!

    子,你还要折辱我到什么时候,你毁了我的骄傲清高还不够么,你为什么要回来,为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她嘶哑地喊出了声:“你不去死!”

    原本伸出去秀白的手僵在半空,无念许久才轻声道:“静萍,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折辱你么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轻轻地讥诮地笑了起来,笑容寂冷:“我从很久以前就说过,我并不对你说谎,天书从未后悔抱过你,只恨没有早点破了所谓的师徒之界。”

    无念抬手轻轻地扯下自己眼上的黑布,他的眼睛周边烧伤的痕迹已经褪去了,但是曾经一双点漆妙目却依旧浑浊没有焦距。

    他却似能看见她一般,轻声道:“姑姑,你就那么想我去死么,十一年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继续说话,只慢慢地转身退出了屏风,唤来了小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静萍闭上眼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是的,十一年。

    还要如何?

    还能如何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十几日,小书虽然再帮着她打理杂物。

    但是一些泡澡换衣甚至如厕还是无念亲自动手——小书实在太矮了。

    只是无念再没有多余的话,照顾她的时候,皆止乎礼,那日的一切,仿佛不过是她昏昏沉沉的日子里的一个梦。

    她好像梦见又回到了绿竹楼,四少慵懒风流地与姑娘们调笑,天琴懒洋洋地弹琴,天棋恼火地拿棋子去砸毁了他棋局的天画。

    岁月静好,人如初见。

    她静静地磨墨,天书在一边写字,写完便抬头含笑拉她的手:“姑姑,你看我写得可好?”

    她一愣,那少年却静静地握住了她的手,越握越紧,她再细看,却见他已经不是少年模样,而是沉稳安静的青年,静静地看着她:“姑姑,你很希望我死么?”

    转眼间,她便看见自己手里的长剑刺入他的胸膛,鲜血四溢。

    她梭然惊醒,一下子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,你身子还虚弱,不要太用力。”熟悉的女音在她头上响起。

    静萍愣了愣,转脸看过去,见秋叶白在一边递来温水,她松了一口气,没看见那人在,却也不知自己是松了一口气还是……失望。

    见静萍接过水喝了下去,秋叶白轻叹了一声:“你还恨他么?”

    无念或者说天书,一直在南地行医,将功折罪,又或者这才是他的本性,凭借他的头脑和才华一路成了人人称颂的神医,她却没有告诉静萍。

    原本想着他们不会再见的,却没有想到人算不如天算。

    静萍沉默了下去,许久,她忽然问:“今天什么时候了,四少?”

    秋叶白道:“今日是除夕。”

    静萍静静地听着窗外的飘来的戏声,一点风雪落进窗缝里,飘飘洒洒,她知道窗外此时必定大雪纷飞,似要将人间的一切都都掩埋。

    她忽然间想起那个梦,想起这些日子的相处,仿佛一切都远了。

    生生死死浮生不过——大梦一场。

    她轻轻淡淡地道:“不恨了,桥归桥,路归路,到底师徒一场,他……。”

    静萍轻叹了一声:“他要走就随他,要留在京城也随他,两位小殿下缺不得好大夫。”

    她恨了十一年,又如何呢?

    放不下的是自己,留不住的是过往的情谊。

    秋叶白看着她,忽然又问:“那你,中意他么?”

    静萍僵住,随后有些无奈地轻叹了一声:“四少,你很闲么,既无恨,又何来的爱。”

    秋叶白没有再多言,只是看着安静喝药的女子轻叹了一声,却没有再多言。

    静萍却在那一声叹息里,手微微一抖,却垂下眸子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台上戏如人生,

    台下人生如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道修长的人影静静地立于阁楼上,凝望着九层戏台上水袖蹁跹。

    “多年不见,你还是这么不择手段,居然让姑姑染病,真是卑鄙。”一道微沉淡冷带着兵戈之锐的声音响起,只是伴着他艳丽深沉的面容,却显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另外一道人影,俊秀的脸上蒙着黑纱,他轻描淡写地道:“林先生,或者北宿将军大人,你我原本就不是同道中人,你现在要去告发我,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随后微微一笑:“至于阴谋诡计,林先生莫要忘了,当初不是我的不择手段,你如何成为隼飞大王的心腹,如何替四少拖延七日的时间?”

    北宿将军冷嗤一声:“你不都算准了陛下心疼静萍姑姑,所以没有戳穿你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若她只惧我,恨我,怨我……只想要我的命,我双手奉上,可但凡她心曾悦我,我便总要搏一搏,我等了十一年,却没有太多十一年可以浪费。”无念淡淡地道,平静得像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北宿将军冷笑:“然后呢,你听见了,她不恨你了,更无心于你,你下辈子大概都要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棋,你做了将军,话却越来越多了,四少不嫌弃你唠叨么。”无念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北宿听着那名字,艳烈的容色陡然一黑,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:“不要叫我那个名字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一转身,足尖一点如大鹏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无念没有多言,只是抬首静静地感受着漫天风雪掠过自己的面颊。

    12.16潇湘粉丝大狂欢,约大神,抢豪礼!

    己的面颊。

    四少的叹息,天棋不明白,姑姑你也不明白么?

    既无恨,又何来的爱

    那么,姑姑。

    你,至少曾经爱过,是么?

    恨之欲其死,爱之欲其生。

    下一个十一年,你愿我生,还是愿我死?

    一阵寒风掠过,他低低地咳嗽,像是要将自己的肺咳出来一般,白色的帕子上一点殷红如胭脂。

    无念低低地笑,慢慢握紧手里的帕子。

    前半生,他为家族平反而活,后半生,他想为自己唱完那这一出折子戏,唱到曲终人散。

    台上伶人幽幽细细地唱着那一折婉转凄丽的《谢娘》——

    谢娘写一春鱼雁无消息,

    谢娘写半塘荷风穿廊去。

    谢娘写明月夜梧桐雨燕楼西,

    谢娘写霜雪白头是归期?

    灯影中谁身披七重彩衣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用一生演了这么一出戏。

    待年月将深情磨个遍再还时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戏台下他迟迟不肯离席。

    一瞬间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本来昨天应该上传,但是写着写着过了十二点不说,还收不住了,《谢娘》是一首歌,大家可以去听,很合适静萍和天书的故事。

    留个开放式的结局,也许更合适他们。

    对了~《惑国毒妃》实体书《九天倾凰完结篇》火热上市!群晒书抽奖活动

    【控鹤监】书到手的妞儿们晒出来!美照加上自己的水印(潇湘ID等)后,

    上传到《惑国实体书晒书专用》群相册里,就可按照时间顺序排序参加抽奖哦!

    譬如:

    一等大奖——1名

    悠然亲选首饰一件+悠然Q版明信片一套(4张中1张带签名)+悠然Q版钥匙扣一套(2个)+惑国人物书签一套(4张)+定做礼品玉佩两个(九爷1殿下1)

    二等奖——3名,三等奖五,特别奖一名(具体奖项见群哟)

    活动时间:

    2016年1月22日(周五)晚20:45截止,21点整开始抽奖~

    12.16潇湘粉丝大狂欢,约大神,抢豪礼!


阅读设置

鼠标滚屏说明:1-10,1最慢,10最快
保存设置
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
① 精彩小说《惑国毒妃》连载于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平台_齐乐国际娱乐老虎机|www.qile518.com,更多关于《惑国毒妃》内容, 请关注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平台_齐乐国际娱乐老虎机|www.qile518.com。本站已开通手机(http://www.tszww.com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惑国毒妃》最新情节!
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《惑国毒妃》(作者:青青的悠然)及有关此小说《惑国毒妃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惑国毒妃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④《惑国毒妃》是一本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为了让作者:青青的悠然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本书的VIP、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
齐乐国际